柯北

同学们,中午12:00单抽出奇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

单抽出奇迹啊啊啊啊啊啊!

花坞3

         "老宋,我此次出行,往返约一月,族中的事,便托你代为处理了。若有紧急事件,发信号给我便是。"江澄把管事叫到书房,简单吩咐道。
        "是,宗主。只是…那虞公子和肖公子该如何处理?""……严加看管,另外在我回来之前,把虞兮藏起来。"管家:"???""肖白此人,心思深沉,动机也绝不会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。若是把虞兮先掌控在手里,或许是个不错的筹码……"
云深不知处大门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江澄站在云深不知处大门前时,他无比后悔没有听管事先于莲花坞稍作停留再动身的建议。
        忘羡:……
        蓝家众小辈:……
        江澄:……
        金凌:Σ( ° △ °|||)︴
        最后还是金凌先哭丧着脸打沉默:"舅……舅舅……(T_T)"江澄心中恼怒,倒也不忘先与蓝忘机点头致意,这才把目光投向金凌:"怎么?这当了宗主的人,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嘛。嗯?"
        "舅舅……最近有上报说金蓝两家交界一带有异动,所以我我我QAQ。"就在金凌还想着怎么解释以及化解江魏两人见面的尴尬时,江澄已经绕开他们往云深不知处去了,自始至终,未曾看魏无羡一眼。
        "金凌,怎么了?"蓝思追关切地问着紧盯江澄背影的金凌。"舅舅他……有些奇怪,平日里,他一定会狠狠骂我一顿的。""哈哈哈哈,金小宗主,不被骂还不舒服了?这不是典型的找骂吗?哈哈哈哈哈。""蓝景仪!"金凌这会儿也顾不上骂不骂的了,直冲向蓝景仪想把他打个狗血淋头。"金小宗主注意形象啊形象啊啊啊啊啊啊!""你给我站住!"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"怎么?"蓝忘机唤了唤身旁的魏无羡。"啊?哈哈哈,能有什么啊。走吧走吧蓝二哥哥!"魏无羡回过神,拉着蓝忘机变往山下跑去。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……但看着眼前人
         ……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再说江澄,被人引进会客厅后便看见了蓝启仁,许是忘羡以及蓝曦臣闭关之后多日处理宗族事务之故,蓝启仁脸上除了一如既往的严肃之外倒是多了几分疲惫。"先生。"江澄躬身拜礼,蓝启仁亦回之。"不知江宗主到此是为何故?"待二人入座,蓝启仁便询问道。"实不相瞒,江某夜猎遇一妖物,诡计多端,难觅行踪。故此番是想向蓝氏借一精通问灵术之人,协同在下。"
         肖白要他去寻当日重伤肖虞两人的妖兽,取其内丹,治疗虞兮。如此,对蓝老先生的这般说辞,倒也不算在说谎了吧。更何况若有了蓝家人问灵之术,寻那妖兽踪迹也的确是事半功倍……江澄这里思绪万千,未曾没注意蓝启仁突然亮起来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"既是江宗主所求,我蓝氏定是要鼎力相助的。"
云深不知处大门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江澄再次站在云深不知处大门时,他无比后悔自己求助于姑苏蓝氏的举动。
        "江宗主?"身旁穿来略带关切的温润嗓音。
        没人告诉过他蓝曦臣出关了啊!

花坞2[1在主页来着……毕竟不会链接……]

"江宗主。"面前的白衣男子脸上明显还带着重伤之后的苍白神色,却还是一副笑眯眯的神情,"在下肖白,久闻江宗主威名,今日一见……"
        "废话少说。""这……"肖白似有些为难的环顾着四周。江澄吹了吹手中的热茶,眼神却示意一旁的管家把旁人仆人都带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"多谢江宗主,其实今日,在下的确有个不情之请。"
        "哦?"
        "江宗主也看到了,在下与在下道侣……"肖白略略瞥了江澄的脸,见他脸上并无异色,仍是那副冷淡的表情,便又继续说了下去:"在下与在下道侣,前几日于一山中受妖兽袭击,虞兮他受了重伤在下听闻他与江宗主交情匪浅,故……"
        "虞兮姓虞,相比于我,他与虞氏,更是交情匪浅吧。"江澄打断肖白的话,眼神却只是盯着手中的茶。
        "呵……江老夫人当面便是虞宗主的爱女,这如此说来,这虞氏的事便是江宗主的事啊。更何况虞兮当年因我而脱离虞家,我又如何去找虞氏求助呢?"
        "你也说了,虞兮早已脱离虞氏,那么他的事更是与我无关了。"江澄显然已经对这段对话感到烦躁了,但仍是面带讥笑看着肖白,一副"不讲出点我感兴趣的东西,下一秒我就把你扔出去"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"……在下是妖,妖……对结丹之术可是比人类更为了解的。更何况……是在下这种已能修成人身的妖呢。"肖白已是笑容满面了,因为他看到江澄一直冷淡甚至可以说是不耐烦的脸上,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"结丹?"江澄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肖白的身前,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,"又是虞氏又是结丹,看来你还挺了解我江家的事嘛……"
        "呵呵,"肖白已被掐得脸色通红,却丝毫没有想要挣脱,反而憋着劲说话,"那这笔交易,江宗主是应还是不应呢?"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"嘭!"下一秒,肖白就被狠狠扔在了地上,他大口喘着气,却又很快笑了出来:"哈哈哈,看来,咳,在下这笔交易,咳哈,是成了。"
( ๑ŏ ﹏ ŏ๑ )讲真,我排版真的是个废……大家,凑合着看吧。(つд⊂)

【曦澄】花坞(哦天哪我在写什么(=′ー`) )

          莲花坞近日来了位不寻常的客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宗主,这...”“闭嘴!下去。”江澄喝退了管家,看着面前昏迷的两人,皱了皱眉。白衣男子怀中的那个,无疑是多年前脱出虞家的虞兮,若非如此,这两人早在那男子强闯莲花坞的时候,就被江澄一紫电挥过去了。虞兮身受重伤不说,消失多年之后不回虞家,反倒被人拖来了他这莲花坞?倒是不知这虞兮又在耍什么花样...“呵。”江澄未多做停留,径直走出了房屋。“给我好好看着,若是醒来了却无甚要事来报,就直接把这两人给我扔出去!”“是。”门童轻声应着。
        看过那二人之后,江澄倒也没直接回书房。不久便又是那劳什子的清谈会,一想到要对付那一张张伪善的嘴脸,江澄就是一阵头痛。再想那突至莲花坞的两人,江澄又忍不住皱了皱眉,面上已是一副厌弃的表情,这让他身旁的侍从吓得将头低了又低,生怕一个不注意便触了这这喜怒无常的莲花坞主人的眉头,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。这般行为自然引起了江澄的注意。“下去吧。”江澄仅是随意瞥了一眼,便摒退了身旁的众人,看着走得飞快的众人,江澄嘴角又难免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弧度。这么多年来,看着这些人一个个面对自己时面上惊惧惶恐的面容,倒已然成了件自己都觉得嘲讽可笑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可笑,可笑。江澄心中这般想着,足尖轻点,便已落在了湖心泊着的小舟之上。已是夏季,湖中荷花皆有半人高,绕在小舟四周,但是把江澄给遮了个严实。许是封闭的环境带来的安全感,江澄放心地在舟中躺下。淡淡的莲香飘过来,竟让江澄有些昏昏欲睡。好像又回到了莲藕排骨汤淡淡飘香的日子里,那时父亲、母亲、阿姐尚在,那时自己与魏...“砰!”小舟因为主人起身的剧烈动作发出了巨大的响声。思绪突然就清醒了过来,睡意全无。不能想。江澄默念,撑起了身子,回到了岸边。不要想。看着如今冷清的莲花坞,江澄逼着自己在心中不断地重复着这几个字,以求将方才忆起的温存排出脑海。
        “额...宗主。”似是犹豫了好一会儿,庭外的门童才出了声,“那位公子醒了,说要见宗主。”“带他来见我。”“是。”
作为一个高三党,我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...(つД`)